您当前的位置 : 沈阳网  >  沈阳日报报史馆  >  报史故事
那些让我们停不下来的事情
稿源: 2020-01-03 16:05
 

    担当,从来都是见行动,不光在嘴上。 2000年以来,沈报人做了很多事儿。传统媒体的潮起潮落,个中滋味多数人都亲身体验过。如果以2000年为界限的话,到今天,那时候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是中年人,身体的零部件也或多或少出现问题了。在这不到20年的时间里,也有人离开了这个家庭,可多数人都在坚守着,还在操心操肺、忧国忧民,成天想着改革创新,总有做不完的事儿。为什么?说到底,我们都想守好这份“祖业”并希望再现辉煌,继续为一方水土做些贡献、担点什么。纸短事多,要一一列举挺难的。只好选择几个镜头,在生日这天叨咕一下。

      2003年10月开始激荡的“振兴潮”

       2003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明确了实施振兴战略的指导思想、方针任务和政策措施。中共沈阳市委、市政府提出“东北大振兴,沈阳要先行”的发展战略。 2003年10月8日,沈阳日报倡导,联合哈尔滨、长春、大连三市党报成立“振兴老工业基地东北行”采访团。次日,《沈阳日报》开辟“振兴老工业基地东北行”专栏,报道东北三省四市有关企业的振兴计划与做法。

      “振兴老工业基地东北行”采访团在历时半个月的时间里,采访了我国著名的三大动力企业之一的哈尔滨电机厂、中国最大的汽车企业一汽集团、中国最大的机床生产基地沈阳机床集团以及大连港等大型国有企业。同时,还重点采访了区域经济发展较快的沈阳市大东区和浑南新区(今为浑南区)。

       10月26日,《沈阳日报》一版刊登了长篇通讯《打胜新的“辽沈战役”》;10月30日,《沈阳日报》创办《振兴沈阳·特刊》,到当年底,该特刊共办了七期,每期四个整版,编发稿件(照片)近200篇(幅)。

       10月30日到11月11日,《沈阳日报》一版先后发表了社论《东北振兴沈阳先行》以及10余篇本报评论员文章,进一步阐述国家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决策的意义及沈阳要先行的必要性。

      “振兴老工业基地东北行”还结出一个硕果:对沈阳、长春、哈尔滨、大连四市市长的专访,促成了四市市长峰会。首届峰会于2004年4月29日在长春召开,会议通过了《东北四城市协同合作,全面推动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意见》,形成年度例会制度。

       2003年11月28日,东北四市党报又组织“振兴老工业基地南方行”采访团,赴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两个发达经济圈,就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中遇到的企业转制、经营理念及政府职能转变等诸多课题进行采访。《沈阳日报》开辟专栏,报道记者采访的所见所闻,为东北振兴提供参考。

      2004年2月开始流淌的“救心河”

   作为参与者、见证者,我们在2006年2月在心间种下了最柔软的种子,一经触碰便九转回肠,甚至重读旧文,仍不觉泪目。对,就是那次影响全国甚至世界的、被沈城市民称为“救心行动”的大型公益活动——由沈阳日报和沈阳市红十字会共同倡导发起的“免费为贫困先心病儿童做手术慈善募捐行动”。

       2006年至2011年间,“救心行动”完成了1000多名孩子的筛查、414名先心病患儿的免费手术。有幸见证,我们才知道它的背后更多是泪水与感动,是大爱,是大河,是生命,是未来……甚至,在今天我们再现这件现象级的“往事”,还是沿用了一个旧题——大爱如河。还是它最准确,最能激发我们,和所有共同经历的人的共同情感,且这样的大河在沈阳城里继续流淌。那时,沈阳每年新增20个左右的先天性心脏病新生儿,占沈阳新生儿总数的千分之七。沈阳市红十字会与沈阳日报迅速发起了“免费为500名贫困先心病患儿做手术慈善募捐行动”。作为救治医院的沈阳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开始对孩子们进行筛查、手术。

       2006年2月20日,《沈阳日报》刊发通讯《“妈妈,让我们在‘天堂’相聚”》,记者徐娜讲述了13岁先心病患儿范春玲的故事。她两岁时没了父母,同三个姐姐一起跟随姥姥生活。她曾在一篇作文里向亡母哭诉:“妈妈,让我们在‘天堂’相聚……”同日,记者崔淼淼还讲述了12岁马东鹤的故事。除夕夜,马东鹤在日记中写下:“过年了,我又长了一岁,我希望马上治好我的病,像别的小朋友一样在外面跑。我的病13岁就到期了……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个世界,就把我的眼角膜献给需要的人。”崔淼淼走访马东鹤家后写道:“灰暗的屋子卷进一股寒风,东鹤回来了。她腼腆、忧郁而内向,乖顺地低坐在炕沿上。我怜惜地拉起她小手的一刻,她青紫色的嘴唇颤抖着,眼里噙满了泪水。‘因为孤单、因为害怕,我怕啊……’她努力控制住情绪,哭着诉说出写日记的原因。”就在2006年的大年夜,马东鹤的心脏病发作了……记者孙智超呼吁:“快点,再快点!这是一场与死神的赛跑,赌注就是一条条鲜活的小生命!”

       很多市民看完报道,泪雨如倾。早晨,时任沈阳市市长、市红十字会名誉会长的李英杰在《沈阳日报》上亲笔批示:“我看完这两篇报道很受震撼。这类问题我们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从主导方面发挥作用。”当日,市红十字会、市民政局、卫生局、教育局和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负责人开会,研究提出八项措施,力争两年内为全市适合手术治疗的全部500名患儿免费手术,并决定:“社会捐款如果出现缺口,将由市财政全额补贴。”同日,接受捐赠的热线电话几乎被打爆。一笔笔融注着浓浓爱意的善款从企业集团、机关、学校、社区、社团,涓涓流入募捐账户。南非驻华公使付康宁专程来沈看望先期入院的8名先心病患儿,承诺包揽10名先心病患儿手术治疗费用1.5万美元。同年3月10日,先期报道的第一批8位患儿,已相继成功接受手术并康复出院。3月11、12日,220名患儿接受免费筛查,查出需做手术的患儿200多人,陆续入院准备手术。3月17日,一场由《沈阳日报》倡议的大型书画作品义卖活动举行……善款汇聚,1166万元!如此的善款,连参与报道的记者都感到惊讶。

        2006年至2011年,“救心行动”完成了1000多名孩子的筛查、414名先心病患儿的免费手术。全国各地有关单位纷纷来沈,汲取沈阳的“救心经验”……沈阳“救心行动”为我国医疗保障制度,特别是大病保障制度的完善提供了实践参考。2011年,儿童先天性心脏病被纳入国家大病救助体系;2015年,先天性心脏病在辽宁被列入医保大病保险;2017年,辽宁对包括先天性心脏病在内的9种大病农村贫困患病人口全部实行“先诊疗、后付费”的就医政策。

       2008年3月走上了漫漫“寻亲路”

       难以忘却的始终是那份英雄的情结。2008年至2010年,寻亲小组用三年帮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里、没有亲人扫墓的53位烈士找到了亲人。

        有时候泪水不由你做主。能想象一个女儿寻父53年后在父亲墓前磕下53个响头的心痛吗?能想象一个妹妹在墓前呢喃“哥哥,我也年纪大了,以后我来不了了,只能让娃来看你啦”的心酸吗?……寻找烈士亲人,是一个被泪水浸泡的过程。每一次亲人扫墓,都伴随着肝肠寸断的哭泣。包括陵园工作人员多是边擦眼泪边录像,也包括我们……

       一位70多岁的湖北老人说,她曾经怨恨父亲,把父亲当成了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当大官后将老家妻女抛弃了。到她42岁时,才知道父亲是烈士。她来沈阳为父扫墓时,在宾馆,儿子开始“控诉”:“妈,你知道吗?从小就觉得你对我们几个一点也不亲,总冷冰冰的。有时候,我就想难道我们都不是你亲生的?”刚刚大哭过一场的老太太,笑着看了眼儿子,没说什么。儿子转过头,笑着对我们说:“以前,我们姐弟几个不敢说这样的话,也不太明白我妈为什么这样。现在找到姥爷的墓地,老太太心结打开了,我才敢说。”老太太笑着,静静地听儿子数落她,也不恼。 这样的事经历多了,也就知道什么该珍惜、该尊重。

       2014年3月,首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运至沈阳,安葬于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沈阳日报》开始推出《心灵的祭台·致敬抗美援朝烈士及亲人》系列报道,至今已刊发50余期。我们讲述烈士们的家事、家史,希望为这些家庭留下点念想,也是以这样的方式向烈士和他们的亲人致敬。有些事开始了,停不下来。

       2016年4月4日,我们来到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召集了40多个团体,包括辽宁国防教育基金会和一些商会、民企,在烈士陵园搞一个纪念活动,几十位胸前戴满勋章的志愿军老兵来了。同一天,黄继光的弟媳袁惠清领着一双儿女也来了,与一位为黄继光守墓的老志愿军“会师”在黄继光的墓前。然而,我们的心中最牵挂的还是那53位烈士。

        我们在墓前静静走着,与这些老朋友们说说话,鞠上一躬。齐进虎、于守恒、刘凤勇、倪祥明、任怀勋、张明钦……几年来,他们的亲人来扫墓时的情景都在脑子里就像放电影。在东北角的墓区,有一对年轻夫妻领着一个小女孩参观,爸爸拿着本在素描墓园。我伸头过去看,年轻的爸爸回头冲我一笑。我也一笑,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

       在纪念碑后面的长椅上,蔡正国烈士的警卫员王彪和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在一起。女大学生说:“看到老爷爷那么哭,我突然想:假如我死了,会有人这样哭吗?”所以,她和她的同伴搀着老爷子坐在长椅上,听他讲那个充满硝烟的故事。我转了一圈,再回到这里,发现在老爷子身边听故事的人又换了:两个女孩,一个坐在身边,一个蹲在身边,一动不动,如剪影。这是我看到最美的一幅图画。

       中午,我们与几位烈士亲人一起吃饭。黄继光的弟媳袁惠清用四川话说,她见过我,看到过我写的东西。我单独敬了老人一杯酒,她拍了拍我的头,很亲切。此前扫墓时,她却显得很冷。可能累了,她坐在旁边休息。我过去和老人自拍了一张照片。老人笑得像个孩子,而我像在自己的奶奶身边。告别时,老人说:“继续干,我在电视上看你。”

        2018年10月25日,沈阳志愿者盈德带领一个由烈士亲人和志愿军老战士组成的代表团赴朝扫墓。回来后,他传了一张照片给我们:在泥泞的大地里,一个背影跋涉前行,他的面前有一个长长的扫墓队伍。我问他:“片中人是谁?”他答:“背影?我。”突然间,我心里涩涩的。

       2012年11月实地见证了“雷锋正能量”

       从2012年11月开始,《沈阳日报》报道组先后赶赴四川、重庆、山东、内蒙古、黑龙江等地寻访25任“雷锋班”班长,并于2013年1月8日开始推出系列报道《实地见证·雷锋正能量全国寻访25任“雷锋班”班长》。

       “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我们大概用了90天的时间,完成了一次精神的旅行、心灵的探寻。第10任老班长杨宗波英年早逝了,嫂子和孩子生活还不错。2017年7月27日18时03分,我们骤闻噩耗:“雷锋班”首任班长张兴吉因病于南充去世了,享年77岁。而在2012年12月的一天,我们在南充采访他。他家是在9楼,没电梯。走到5楼,我们气喘吁吁了,而他腰不弯、气不喘。我们说:“张老身体真不错,比我们年轻人都好!”张老嘻嘻一笑:“接孙子,上街买菜,每天光上下楼就要四五趟,算锻炼身体了。”此景犹在眼前。

        就在2017年3月1日,我们通电话,还相约6月在沈阳见面,有几年没见这个可爱的老爷子了。可他失约了。实际上,他来过沈阳。他不顾家人劝阻,应邀去哈尔滨做一场雷锋精神主题演讲,路过沈阳时他给家里打电话说“腰腹疼得受不了”。女儿连夜赶来把他接回了南充检查,确诊他得了肺癌……如今,“雷锋班”已有了第26任班长。

       老班长们的生活也是“平凡的世界”。可今天,我们要说一说他们充满能量的“班长语录”—— “不能哭。哭着生活,啥病都来了,你能幸福吗?人生就是一点点地过关口。” “现今物质丰富了,虽然一双袜子不必再像老班长那样缝来补去的,但毕竟不能破了个洞就扔了吧?缝一次,等再破了再扔也不迟嘛!” “天上不会掉馅饼,要吃馒头自己蒸。” “没有带不好的职工,关键是怎么个带法。人心散了,就需要有人身体力行带头干,把心再凝聚起来。让大家觉得干活有奔头。” “感恩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难事,但一辈子都能够感恩,那就是一种不朽。” “雷锋喜欢照相,经常参加舞会,他的皮夹克和皮鞋就是为了参加舞会买的。这是他热爱生活的一个表现。” “要诚信经营,做买卖不能亏了良心。” “生活没你想象得那样美好,也没你想象得那样糟糕。你不能总用阴暗的心理去揣测别人。如果天天这样想问题,那就累死了;如果身边多几个这样的人,那我们工作和生活肯定就不快乐了。” “母亲常哼唱《小燕子》——‘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为啥来,这里的春天最美丽。’听这歌儿,会产生一种向往,相信生活会更好的。母亲教育我们心里要先想别人,后想自己。” “善待身边的亲人吧。现在我总想起过世的父亲、母亲。小时候我们五个孩子穿的补丁衣服、鞋、帽,都是母亲一针一线缝的。我们有个头痛脑热的,她就上山采些中草药给我们吃……那段日子很苦,但一家人挤在一起,很快乐。” “没有带不好的兵,只有没下到功夫的带兵人。” “父母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孩子都看在眼里,并以父母为榜样模仿、效法。所以,家长以身作则才能做孩子最好的老师。” “一个人有梦很重要,人活着就是要圆梦。” “作为孩子,孝顺父母一定要抓紧时间。即使自己的理想与父母的期望有距离,也不要因为年轻气盛而疏远了这份亲情,父母已经老去,他们没有那么多光阴等待我们的证明。” ……在工作、生活中品味并感悟这些“班长语录”,这是我们最大的收获。

        2015年6月我们的“抗战情结”

       2015年6月中旬,我们来到北京采访了几位东北中山中学老校友。

       东北中山中学是1934年3月26日在北平(今北京)成立的,在抗战期间专门培养爱国力量的学校。1934年3月26日至1946年12月底,在整整12年零9个月的时间里,东北中山中学“流亡抗战”大半个中国,既培育了一批投笔从戎的抗日英雄,又走出一批后来返乡建国的精英人才,演绎了一幕幕“抗战救亡,励志图强”的宏伟画卷,在中国抗战史上、中国教育史上都留下了无比灿烂的篇章。在日寇铁蹄的逼迫下,她几乎在每一个抗战焦点地域留下了印记,与后来全国性有序、无序的“迁移运动”融在一起。因此,我们透过这扇窗口,能够看到长达12年多的全国文化抵抗,看到了来自民间、无处不在的民族尊严……

       我们沿着东北中山中学师生的流亡路线,先后来到北京、江苏、湖南、广西、四川等地实地走访,采访近百位健在的校友及其家人,搜集189位校友的资料,查阅书籍、史料100余本(册),研读回忆文章与资料千余篇。

       从2015年7月1日开始,这个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大型系列报道持续四个月,刊发42块版、近15万字。原中共沈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沈阳日报总编辑、辽宁日报总编辑、辽宁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赵阜认为,这段历史“填补了东北抗战史的空白,抢救性挖掘了一段历史,在诸多抗战报道中是一种创新。超乎想象!是抗战报道中的一朵鲜花!”

       也就是那时开始,“抗战”成为我们的一种情结。带着一份挖掘、整理沈阳抗战历史文化的使命,我们跨界于新闻与研究之间,探寻沈阳抗战历史的一个个空白。一路走来,我们已在民众抗战、文化抗战、军事抗战等领域形成体系,撰写了《口述实录·我的抗战》《九君子·真相》《国歌墙前出发寻访沈阳地区义勇军故地》《九月秋·14年抗战新史观辽沈专家谈》《历史拐点上的“东北元素”》等10余个分类专题,总字数超过百万。

 
编辑:pd035